山岸逢花番号

山岸逢花番号

此卷所论,或遗本经之药,或取方外之谈,或及西法,或采新药,不拘一例,得毋混淆。今用盐腌以去毒,使附子之性不全非法也。

或问当归气味辛温,虽能活血补血,然终是行走之性,每致滑肠。饴糖与米酒皆是曲所化,何以饴糖甘润而性不升哉?

 肾气丸、菟丝子等药皆气血双补,能化精者也,精化为髓,而脑髓中有寒,则用附子、细辛从督脉上脑以治之,由气分而入脑也。《三注》亦切实,然尚未到化境。

郭璞注云∶似羊而大,角圆,好在山崖间。赤石脂,土之质也,能燥湿。

 仲景用黄连阿胶鸡子黄汤,阿胶得阿井伏流之水,性能伏水中之阳;黄连大寒得水之性,故去热;鸡子黄滋补心液。 地骨皮入土极深,得土下泉水之气,故能清肾水中之热,能泻命门中热也。

故与川乌同用,引湿邪下行,使寒气不敢上犯膻中,而心痛立定。于是,木旺而挟心火以刑金,全不畏肺金之克。

Leave a Reply